????她抬手将那条蛊虫,连同整只茶碗,都掷进了一旁的火盆里。

????一阵极轻微的“噼啪”燃烧声响起,旋即便有一股极刺鼻的气味在屋内充斥开来。

????苍斌下意识地屏息,并看向那扇大开的窗子。

????他这才明白方才张眉寿让黛妈妈开窗的用意所在。

????看来,张姑娘对这类蛊虫的特性,十分了解。

????苍斌有意问上一句,可想到儿子的交待,到底是忍住了。

????只是再看向那看似娇弱无害的小姑娘,心态到底是变了……

????然而,小姑娘再可怕,也是救了他母亲的小姑娘,更是他好哥们的娇闺女,他家儿子眼中心地善软的小青梅。

????苍千户在心底复杂地叹了口气。

????他忽然就有点看不懂这个世道了。

????旋即,压下这些感慨,便神情肃冷地看向了黛妈妈。

????“说吧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——”

????单从今日她的言行神态上来看,已经叫他足以肯定她定是知情者。

????黛妈妈神情仿徨不安,早已没了往日里的精明沉稳。

????老太太刚历经过生死大关,她甚至也跟着做好了赴死的准备——但……那是在没有选择的前提之下。

????可如今老太太身体里的蛊毒,已经被张姑娘解了。

????这固然是她之前从未敢想过的幸事,但随之而来的,显然是老太太想守着的秘密,到底是要泄露了……

????黛妈妈垂下眼睛,神情莫测。

????“看来你的确知道母亲中蛊之事。”苍斌看着她,沉声道:“如此紧要之事,你却瞒而不言,究竟是何居心!”

????黛妈妈身形微颤,当即便跪了下去。

????“是奴婢看护照料老太太不力,请老爷责罚。”

????苍斌冷冷地道:“你大可不必这般答非所问——我要听的是此中因由经过,究竟是何人要害母亲。你若再有半字闪躲,混淆轻重,休怪我不念情面。”

????黛妈妈闻言却是将头重重叩在地上,兀自垂泪不语。

????老太太尚在昏迷当中,哪怕她有一百颗心想将真相说出来,却也不敢替老太太做主。

????“苍伯父不必再问了,她应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。”张眉寿看向床榻上的老人,道:“贵府老太太一刻不醒,她怕是一刻便不肯开口。”

????黛妈妈顷刻间面色凝滞。

????苍斌已然看向了说话的小姑娘。

????“张姑娘莫非是认为家母自知中蛊之事不成?”

????此时,他已顾不上去震惊张眉寿为何说出这样的话,而只在意此言真假。

????张眉寿未有多言,只微微点头。

????苍斌下意识地动了动嘴唇,却到底没能说出反驳的话。

????他从来不是不理智的人。

????实则,母亲在他眼中,早已有些‘异样’——尤其是那段与阿鹿有关的旧事。

????他暗中派人细查了许久,虽因时隔久远,没能查到什么确凿的证据,可单凭那些零星的线索,已让他在直觉之上开始疑心母亲对他有所隐瞒。

????他原本打算,待母亲此次病愈,便与之摊开了谈一场。

????可没想到,先出了今日之事……

????苍斌动作有些迟缓地在一旁的椅中坐了下来。

????屋内静默了片刻。

????就在苍斌欲开口问张眉寿些什么的时候,忽听得自床榻的方向传来了一道低低的唤声。

????“阿黛……”

????苍老太太缓缓张开了眼睛,看着床顶,神情有几分痴茫。

????苍斌立即站直了身子,大步走了过去。

????“母亲您醒了——”

????张眉寿也转头看去。

????原本她说半个时辰内人会醒来,是刻意往久了说,目的在于叫苍芸他们尽快离去,以便在苍老太太醒来的第一时间内,去问清楚她想要问的事情。

????“母亲,您体内的蛊毒,已经被张姑娘解了。”

????床边,苍斌握着老太太的手说道。

????他庆幸母亲能够脱险,但也清楚当务之急——故而,张口便存了试探之意。

????而下一瞬,他便清楚地看到了母亲突变的脸色。

????人在虚弱初醒时,乍然听到这种冲击性极大的话,往往是无法及时去掩饰反应的。

????苍老太太甚至下意识地看向了张眉寿的方向。

????“母亲既明知自己身中蛊毒,为何不曾与儿子言明?”苍斌语气尽量缓和地问道:“母亲可知是何人下的蛊?”

????“云志……”

????苍老太太动作僵硬地摇了摇头,反过来握紧了儿子的手。

????张眉寿看在眼中,出声道:“老太太请恕晚辈冒昧直言——您既是连死也不惧,可见当真是宁死也不肯泄露半句。但如今这局面,您难道还笃信只要您不开口,这秘密就还能守得住吗?”

????苍老太太神情变幻地看向她。

????四目相对,女孩子眼神坚定无惧:“如今您身上的蛊毒已解,倒不如将实情道出,尽早共商应对之策。”

????苍斌语气有几分沉哑:“母亲,张姑娘所言在理,您如今再瞒下去,有害无益。”

????苍老太太张了张干涸的嘴,想要开口,却已是泪流满面,不住地摇头。

????张眉寿面上一派平静,实则内心已是无奈又急躁。

????“这些年来,您受人胁迫,借每日入宫陪伴太后之事作为遮掩,向废后孙氏传递消息——这些事情您便是不说,晚辈也早已悉数知晓。”

????苍老太太听得此言,才真正是神色大变。

????她几乎是立即强撑着费力地坐起身来,神情颤动地看着张眉寿。

????这个张家姑娘……究竟何来的这般神通!

????苍斌更是心神剧震。

????他母亲……竟还与废后有牵扯?!

????或者说,他今日在见到太子之时,就该料到些什么了……

????张眉寿未有理会几人的反应,只依旧看着苍老太太,开门见山地问道:“晚辈只问您一句——阿鹿的眼疾,是否与大国师有关?”

????这才是她最关心的问题。

????哪怕会叫苍家人觉得她多管闲事——然这份闲事,她也管定了。

????更何况,此事牵连甚广,已不仅仅只是苍家的私事。

????苍斌闻此言,心中惊异之感几近无法形容。

????“母亲……”

????他望着面前的老人,眼中俱是急切的印证之色。

????母子二人对视了片刻,苍老太太陡然闭眸,泪如泉涌。

????却到底是说出了压在心底多年的一句话:“云志,是我!确是我……害了阿鹿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