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风起于永远被云雾缭绕的苏格兰群山之间。向西吹去,越过沙砾丘,越过雪松林,挟带着刺骨的寒冷,吹过禁林的黑暗混乱丛林。

????当这股风越过被某种无形界线之后时,它冲过冰冷的黑湖,沾染的冰冷露水,卷起了霍法黑色的斗篷,又翻卷过他的褐色巫师绑腿,将斗篷吹得在他身后飞扬起来。

????尽管噩梦之神的提议他再一次的搁置,但他还是翻山越岭重新返回了霍格沃茨,他无法对格林德沃的行为坐视不理,也没有办法看着自己毫无作为最终再一次堕入轮回,他必须要做点什么。

????不过,记忆在此刻却出现了偏差,身边骑在山怪背后的狂热男人,远处飘舞的三角旗帜下,是入海溪流般的小人。

????原着中并未有如此庞大的人群,三强争霸赛也不过是一个小型的三校联赛,远未到魁地球世界杯那样的世界性活动面前。

????他不知道是自己的那个行为导致了蝴蝶效应,卷起了如此庞大的风暴。

????此刻,黑湖湖畔,人群如蚁群一般从四面八方涌入魁地球球场的看台,直到将它的入口堵的水泄不通。

????霍格沃茨的禁止幻影移形法令被解除了,一群群巫师操着不同的口音,从世界各地幻影移形来到霍格沃茨。

????那魁地球看台被魔法整整被扩大了百倍不止,天空飞舞着是无数的飞天扫帚。地面上,满满的都是一些打扮的稀奇古怪的巫师,他们有人脖子上缠着蛇,有人头顶蟾蜍,蟾蜍吐舌吃掉苍蝇,有人挥舞魔杖发出噼里啪啦的爆裂声。

????有人打扮的华贵,有人则打扮的破旧沧桑。有人孤身一人,有人拖家带口,有人慈眉善目,与世无争,有人凶残暴戾,满脸横肉......

????三教九流的人全都齐了。

????霍法看了新闻,知道格林德沃的想法,他要把所有巫师全部诱惑到霍格沃茨,然后统统杀死。用他的话来说,是把他们从梦境中解救出来。

????他知道这完全就是一场疯子的大屠杀,可他却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。尼可.勒梅给他注射的败血药剂比想象中的还要多,现在的他也不是格林德沃的对手。

????他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去阻止哈利波特触碰那只奖杯,只要伏地魔没有复活,尼可.勒梅就不会有复活术复活克洛伊,只要能延缓克洛伊的复活,他还有时间可以想点办法。

????咚咚咚!

????咚咚咚!!

????被魔法扩充的看台上,不知是谁敲起了鼓点,也许是某个德鲁伊教派的祭祀,也许是某个山怪部落的萨满。

????在鼓点中,人群变得狂热,他们开始聚在一起跳舞,甩着头发。在魁地球球场中央,茂密的植物开始野蛮生长,它们彼此纠缠,一直向上,眨眼间就形成了树墙,长成了迷宫。

????咚咚咚!

????鼓点越来越密集,森严的迷宫中弥漫起了淡淡的雾气,雾气中有不知名的野兽在咆哮。

????气流再次卷起,吹过狂热的人群,其中的冰冷一扫而空,它变得狂热而野蛮,就像人群中包裹的情绪那样。

????在这股风到达霍格沃茨最高的石墙前,它所携带的狂热气息消失殆尽,它围绕这座城堡正中央的一座高塔盘旋而上,在这座高塔顶端打开的窗户间闯了进去。

????全副武装的格林德沃因为这股气流的亲吻下哆嗦了一下,他活动了一下拿着长老魔杖的双手。用一条细窄的皮带将自己满头的白发束在脑后,脸孔毫无表情有如石雕。

????“看来所有清醒的人都在这里了。”

????格林德沃自言自语的转过身来,背面变成了邓布利多的模样。

????最后一缕阳光照入霍格沃茨的校长办公室,福克斯在枝头不安的跃动,邓布利多的办公桌前,密密麻麻的摆放着无数银色的玻璃瓶,它承载着有如云团般的记忆,在瓶内上上下下。

????他走出了办公室,窗外响起了洪亮的呼喊声,那是卢多.巴格曼的声音。

????“女士们,先生们,再过五分钟,我就要请大家去魁地奇球场,观看三强争霸赛最后一个项目的比赛。”

????卢多.巴格曼愉快的举着话筒:“在这里,我首先要感谢波比跳跳魔法糖,风雅牌巫师男装,光轮以及银箭公司对本次活动的大力支持,当然我们也很荣幸的请到了魔法部部部长,康奈利.富吉,威森加摩首席巫师阿不思.邓布利多,欧洲魔法协会......”

????他足足喊了快有十分钟的人名之后,直到观众不耐烦的发出一阵阵嘘声,他才放下了手中的名录,娴熟的抬手一指:“现在,让我们有请四位勇士进场!”

????淡紫色的暮色之中,四名勇士从看台的四个角落走了出来。

????“女士们,先生们,三强争霸赛的最后一项比赛就要开始了!”卢多巴格曼声音洪亮的说:“我来报一下目前的比分!塞德里克.迪戈里和哈利.波特——85分,并列第一,霍格沃茨学校!”掌声和欢呼声把禁林里的鸟儿惊飞到渐渐暗下来的夜空中。“威克多尔.克鲁姆——80分,第二名,德姆斯特朗学院!”又是一阵掌声。“芙蓉.德拉库尔——第三名,布斯巴顿学院!”

????.....

????.....

????“该死,我们还没有进去!”

????“位置不够啊!”

????“让一让让一让。”

????“有没有人来组织一下?”

????上万人堵在入口的象牙门前闹哄哄的炸开了锅,可是声音很快就被内场的掌声给压了下去。

????霍法也在拥挤的人群之中,这里的人口密度比大牛市的纽约证交所的人还多,内场比赛都开始了,他却连这群拥挤的人墙都没有挤进去。

????不过他也早有准备,他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牛皮袋,往高空一扔。皮袋飞行间,其中撒下了如雨点一般的金加隆,这可不是变形术的金加隆,也不是爱尔兰小矮妖的假钱,这是货真价实从古灵阁取出来的金币,是他那个便宜“父亲”的私人财富。

????在知道自己经历了六千次轮回之后,霍法已经看的很开了,这个世界绝大部分事物都像梦幻泡影一般,稍纵即逝,如果自己注定要回到过去,那么这个时代的财富又有何意义呢?

????其他巫师可没有霍法的觉悟,拥挤在一团的人们顿时忘记了挤不进去赛场的事实,欢呼雀跃起来。

????空中金加隆如雨点般坠下,金光四溢,连卢多巴格曼的眼神都飘了过去。他将信将疑的看着空中下的加隆雨,如果不是魁地奇世界杯时被爱尔兰小矮妖的假钱骗过一次,心有余悸,只怕他现在也要冲进去哄抢一番。

????漫天欢呼争抢打闹的同时,也有一部分人眼神却是涣散的,天知道他们究竟是清醒的还是被无意识的梦境淹没。

????不过霍法现在也管不了,趁别人弯腰抢着金加隆的空档,他分开人群,踩着他们的后背,走钢丝般垫着脚,头也不回的冲进了三强争霸赛决赛的迷宫之中。

????看台上,格林德沃举着望远镜,看到了金雨中的那个中年男子,不由的冷冷一笑:“臭小子......”

????他放下望远镜,侧过头,对身边一个站立的独眼独腿男人说道:“时间到了,去为我们的观众献上最后的演出吧。”

????独腿独眼男人手掌冒出熊熊烈火,阴狠说道:“如您所愿,父亲。”

????说罢,他漂浮起来,如火流星一般,带着黑色的浓烟从高台上向下坠去,消失在了魁地球赛场的迷宫之中。

????......

????......

????幽灵漫步的霍法一路狂奔进入了三强争霸赛决赛的魁地奇球场,跟随着四位勇士闯进了决赛迷宫。

????此刻夜幕已然降临,高高的树篱在小径上投下乌黑的影子,不知是由于树篱又高又密呢,还是因为施了魔法的缘故,他一进入迷宫,观众的声音就听不见了。静谧眨眼间吞噬了他,如同坠入深海。

????不仅如此,由于极为茂盛的植被,天空的星光都被遮蔽了,眼前一片漆黑。

????“荧光飞舞。”

????他抬起头,轻声吟唱。

????一颗银色的光点从他掌心飞出,照亮了一小块迷宫,这迷宫四通八达,到处都是分叉口。完全不知通向何处。

????再回头一看,自己进来地方的迷宫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合起来,将入口牢牢封死。

????可恶...

????霍法心想如果尼可.勒梅没有给自己注射败血药剂,自己一定能化身千万夜莺,从不同的路口飞进去,找到哈利波特,一定能很快找到。

????但现在自己却只有依靠两条腿来走,效率未免也太低下了。

????但抱怨也只是抱怨,他当下还在随便选了一条路,一头猛子的扎了进去。

????刚刚进入茂盛的丛林迷宫,身后就传来了植被迅速长合的声音,于此同时,身前的迷宫也在迅速分出新的岔路。整个迷宫就像一个活物,神秘诡谲。

????连续跑了近三十分钟,霍法停下了脚步,他察觉到一丝不对头,除了岔路口的形状不一样之外,这迷宫和自己刚进来的时候,没有任何区别。

????他没找到哈利.波特和塞德里克的踪迹,更没有发现奖杯存在的踪迹,这让他内心不禁焦急起来。

????别人不知道,他可是很清楚的明白那个奖杯是什么,那是通往伏地魔复活地的门钥匙,如果伏地魔复活,命运的雪球会势不可挡的将他压成齑粉,等待他的,将又是一个五十年。

????他不能接受。

????沙沙沙...

????植被疯长,藤蔓游动。

????他内心愈发焦急,身边的迷宫就越发茂盛,不仅变得茂盛,那植被生长间,藤蔓还和枝条组成了一张张夸张的笑脸,从他面前一闪而过,仿佛无声的嘲笑。

????察觉到自己状态不对头,霍法闭上了眼睛,盘膝开始冥想。

????心跳逐渐放缓,呼吸渐渐平稳。空中的荧光咒光点逐渐熄灭,当他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,他心思终于从急切阻止哈利触碰奖杯的状态中解脱出来,不再焦躁,他身边的灌木和藤蔓终于停止了生长。

????丁零丁零。

????这时,远处突然传来悦耳的铃铛声。

????伴随着铃铛,还有很有规律的踏踏声。

????踏踏踏...

????那是什么重物踩在地上。

????霍法不由停住了脚步,一只白色的雄性独角兽从漆黑的迷宫深处缓缓走了出来,它周身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芒,就像行走的灯泡,十分显眼。

????霍法瞪大了眼睛,他见过很多独角兽,但从未见过如此神气的一只。

????那只独角兽足足比普通的独角兽要雄壮两倍不止,只见它银色的鬃毛就像清泉一般在空气中微微荡漾,它的四蹄修长而又结实,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紧致而高耸,没有一丝一毫的赘肉,它的尾巴在身后扎成了一个整齐的小辫子,上面挂着玛瑙和珠宝。

????而在它黑色而又粗大的独角上,系着两根鲜红的绳子,那绳子挂着一个铃铛,铃铛随风飘舞,叮叮当当的散发着一阵阵不知名的香味。蝴蝶和不知名的彩色小鸟围绕着它那根巨大的独角,叽叽喳喳。

????那神奇的雄性生物踏着高傲而骚包的步伐,昂首阔步的从霍法身边走过,目不斜视,压根就没有看他。

????看着它神气而又雄壮的背影消失在迷宫深处,好一会儿,霍法才回过神来。

????“豁—”

????迷宫里出现了这么一只动物让霍法不免困惑起来,看过原着的他知道,决赛迷宫里有炸尾螺,有巨型蜘蛛,可是为什么会有独角兽呢?难道是哈利视角没有见到么。

????他百思不得其解。

????独角兽消失之后,迷宫里再次黯淡了下来,也安静了下来。

????不过这时,霍法又听到迷宫远处传来一阵阵急促颤抖的喘息声。

????“嗬嗬嗬嗬...哈....”

????那是人的声音,还是女人的声音。他顺着喘息声走了过去,看到一个穿着连衣白裙的高挑女孩靠在丛林迷宫的转角处,捂着胸口急促喘息着。

????她的外貌不禁让霍法想起了曾经的阿格莱亚,只不过她的眼睛却是绿色的,眉毛比阿格莱亚要锋利很多,嘴唇也要薄不少,整体看上去要骨感很多。

????霍法自然知道她是芙蓉.德拉库尔,来自布斯巴顿的勇士,一个同样有媚娃血统的美丽女孩。

????“你没事吧...”霍法走近了她,看她一幅快要便秘的样子,他试图将她扶起来。可碰到她身体后却发觉她胳膊烫的吓人。

????“没事...没事...”

????她猛的甩开胳膊,却根本没有在意拉她胳膊的人究竟是谁。

????“我没事...我没事...”

????她勉强站起身,捂着胸口,夹紧双腿朝前走去,姿态怪异极了。

????霍法忍不住跟在她身后,问道:“请问,你见过哈利.波特和塞德里克.迪戈里么?”

????“我...我没见过...”

????芙蓉.德拉库尔心不在焉的说道,她扶着漆黑的迷宫,一步步的朝前走去,口中急促的喘息着,好似刚刚跑了几千米一样。

????霍法见她状态实在奇怪,忍不住又点亮了荧光咒,光刚刚点亮他就吓了一跳,只见面前的少女头发汗湿的贴在脑门上,脸颊潮红,以至于脖子也是红的,她紧紧的握着身边的藤蔓,一刻也不放松。

????“嘿,你怎么了?”

????他赶紧拉住了芙蓉.德拉库尔,“发生了什么?”

????被霍法拉住,这位媚娃女孩才停了下来,毫无焦距的眼睛停留在霍法脸上。一秒钟。她便移开了眼睛,靠在藤蔓和树篱上:

????“请问,你看到一头白色的马了么?一只很好看,很好看很好看的...白色的...白色的马...”

????芙蓉.德拉库尔脸色潮红,语气结结巴巴,仿佛在极力压制着什么。

????马?

????霍法疑惑:“是马还是独角兽?”

????“差不多...反正...反正白色,角...角很大...”

????芙蓉用手比划了一下,红着脸说道。

????霍法想到刚刚见到的那只独角兽。

????不由的用手一指:“那边啊。”

????刚说完,他就立马感到这样做不对,因为某种强烈的即视感告诉他,这样做会引发某种恶劣的后果,可究竟会产生什么恶果,他又想不起来。

????记忆已经没有了,只剩下一些朦朦胧胧的感觉还在,那是六千次循环的残余碎片,他异常难受的捂住了脑袋,越努力的想就越想不起来。

????“好...好的,谢谢你...”

????芙蓉露出痴迷的神色,朝着霍法所指的方向走去。走到半路,她又想起什么,扭过头,指着迷宫的反方向,无所谓的说道:“哦...哦,哦对了,如果你想找哈利.波特,往西北方向走就行了...我来的时候...见过...见过他们一次...呼呼...”

????说完,她喘息着,头也不回的,朝着迷宫深处,用怪异的步伐蹒跚而去。

????即视感好一会儿才从他脑中褪去,他再抬起头的时候,芙蓉已经不见了。不过她的话霍法还记得。

????“西北方向...”

????他在树篱中转了个方向,准备去找哈利波特。

????这时,漆黑的夜空中,一团火光划过,随之而来的还有刺耳的破空之声。

????他回头一看,一个中年男人从天而降,按着他的脖子,将他重重的按压出数百米的距离,他们在地面划出一道深深的划痕,一路撞穿了无数树篱。